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趣闻 > 正文

解密:王昭君、汉元帝与呼韩邪谁是真正的悲剧者

叶落深宫雁叫时,梦回孤枕夜相思,虽然青冢人何在,还为蛾眉斩画师。 秋风徐徐,琵琶声悠悠,烟波流转,心际荒凉。 王嫱,字昭君,乃王长者之女,生于南郡秭归县。生得光彩射人,十分艳丽,乃天下之绝色。公元前3

  叶落深宫雁叫时,梦回孤枕夜相思,虽然青冢人何在,还为蛾眉斩画师。

  秋风徐徐,琵琶声悠悠,烟波流转,心际荒凉。

  王嫱,字昭君,乃王长者之女,生于南郡秭归县。生得光彩射人,十分艳丽,乃天下之绝色。公元前36年,汉元帝广召天下美女入宫为妃,昭君拥有绝世容颜,理应得第一,但因家贫,又自恃其美貌,拒绝贿赂毛延寿,一气之下,将昭君的妾影图点出破绽,呈于元帝。元帝阅后,眼中多了一丝厌恶与排斥,下令将昭君置于永巷之外,不得相见。

  她愤恨,为什么将自己置于这深宫中凄凉的地方,她不平,为什么自己拥有绝世容颜却不得与君王相见。她恨毛延寿,誓说今后出去定要他死葬身之地。要说世间男人,无非是爱财与爱色,唯独这毛延寿,只爱财。

  的确,毛延寿在见到昭君的那一刻起,心就颤抖了,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这位绝色美人儿,眼中闪过了那难以泯灭的嫉妒。毛延寿向昭君索要百两黄金,便可将她画得美若天仙。昭君讪笑,不屑地盯着眼前的人,以她的绝世容颜怎需他一个区区的毛延寿来修饰。昭君无比轻蔑的眼神使本来早已对她嫉妒的毛延寿怒火中烧。好!好个王昭君!我毛延寿定要你后悔莫及!

  确实,毛延寿做到了,将心高气傲的昭君困于这永巷之中。她一开始心比天高,却不知命比纸薄。她性格刚烈,又自恃其容貌,渐变成宁折不弯的高洁。昭君的性格缺乏迂回,她不懂得深宫之中的险恶,刚烈的她不愿贿赂他人,造就了她现在的境遇。“将欲取之,必先与之”,如果她多了一份忍耐,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也会改变整个史册的命运。

  抬头望,是汉宫月,低头见,是杂草生。她在掖庭徘徊辗转,抱着琵琶凝伫,心灰意冷。君王不曾想起过她,是啊,无数美人绕身前,理所当然,将她遗忘。他日日夜夜思他,想他,盼他,却未曾如愿。

  一日承宣入上阳,十年未得见君王,良宵寂寂谁来伴,唯有琵琶引兴长。月色笼罩着她的身影,琵琶幽声四起,无尽苍凉。

  终于有一天,元帝夜游永巷,听得这琵琶声如清月一般忧伤妩媚,心为所动,循声而来。此时,昭君并不知道自己盼了多年的人正向她走来,元帝与昭君的相遇了却了他们的多年不曾相见的遗憾,更增添了今后离别时的肝肠寸断。

  昭君挽裙下拜,口称万岁,声音如月色般柔美动人,摄人心魂。提着灯笼,循光望去,一身素衣,抱着琵琶的美人使他动心,使他怜惜。仿佛流落人间的仙子,美得使他无法触及。他悔恨,未曾料到这冷宫之中竟有如此美人。果然,元帝对昭君一见钟情,不可磨灭。

  她幽怨的目光使他颤动,对她的爱意汹涌如浪花,他放下身份,讨她欢喜。面对他的深情,她心如鹿撞。她何尝不是高兴万分,她何尝不是盼着这一天,一千多个日夜,朝思慕想的人终于在她身边。在他的关怀下,她的委屈烟消云散,她终于得到了他的眷顾与垂怜。

  在这似圆满的境遇下,不料又横生波折,成为他与她之间无法逾越的高墙。 消息走漏,毛延寿自知大祸临头,便带着昭君的画像面见来长安朝见的呼韩邪,呼韩邪见此画像,心动不已,指名要得到昭君。毛延寿阴冷地笑着,他深知只有呼韩邪能与元帝对抗,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  此时,昭君已被元帝封为明妃,与元帝沉浸在爱的甜蜜中,丝毫不知危险已然来袭。

  朝会上,昭君坐在元帝身边,昭君的美使呼韩邪心旷神怡,昭君的美使元帝目瞪口呆。呼韩邪对元帝表示感激,却不知元帝早已悔断肝肠。

  妾既蒙陛下厚恩,情愿和番,得息刀兵,亦可留名青史”。

  他不愿献出妻子来委曲求全,苟且偷生,他不愿与昭君分离。面对困境,他一直在挣扎。他在朝堂上失态咆哮,在极度的愤怒之后,他终究妥协了,因为他是君王。正因为他是君王,才不允许他以倾国之力去保护一个女人,他只有选择了屈服。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元帝是具有担当的,面对灾难,他是多么无助,满朝文武,没有一人能帮他,他在江山与美人之间挣扎着。

  小时种种的事情促成了他的信仰—以儒治国,同时也造成了昭君出塞这一无法挽回的局面。他叹息着:“虽然似昭君般成败都皆有,谁似这做天子的管差不自由!情知他怎收那紫骅骝。往常时翠轿香兜,兀自倦朱帘揭绣,上下处要成就。谁承望月自空明水自流,恨思悠悠”。

  他不仅输给了呼韩邪,也输给了王昭君。

  穿上胡服的昭君同样美艳动人,呼韩邪对她的痴迷与爱惜丝毫不逊色于元帝。她别离的眼神望向元帝,他悲戚欲绝。凄凉的身影,荒凉的路程,她将用她的柔情为他守卫疆土。

  再望时,天上早已没了汉宫月,时光流转,红颜没入了青冢,她阖目,微笑着,那笑容美得足够让汉家青史失色!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相关

标签大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