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趣闻 > 正文

揭秘:宋江为了当上老大都用了哪些卑鄙手段?

小时看《水浒》曾向同伴吹牛,说能把一百零八条好汉星宿浑号姓名一字不差背下来,结果把名单横竖看了几十遍也没背出,倒是这名单看得多了却看出点讲究来。 中国人从骨子里看重等级排序,家族有长幼辈份的排序,年老

  小时《水浒》曾向同伴吹牛,说能把一百零八条好汉星宿浑号姓名一字不差背下来,结果把名单横竖看了几十遍也没背出,倒是这名单看得多了却看出点讲究来。

  中国人从骨子里看重等级排序,家族有长幼辈份的排序,年老也成为资本,政府有官阶大小,官大一级更能压死人。俗话说“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”,梁山上一百单八条好汉,来自天南地北,出于各行各业,忠义堂便是一个缩小了的红尘世界自然少不得也要分分资历等级,谁在前谁在后,这不能含糊,唤作“排座次”。

  以幼时童稚思维,觉得排座次很简单:比本事。本事大的坐前,本事小的靠后。至于是什么“本事”,自然就是武艺,武艺不好还能叫“英雄好汉”?但是这个答案明显站不住脚,宋江座次第一,可梁山上武艺比宋江好的一大把;卢俊义武艺好,可宋江要遵照晁盖遗言立卢俊义为寨主时却遭到一致反对,可见座次不是按武艺高低排的。

  座次是一定要排的,而且一定要排得大家,至少是大多数人认可,不然好汉们一不乐意自家人翻脸可不得了。自从“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”,咱先不说石碣是真是假,座次是民主选举还是少数人内定,总之此后梁山内部和谐稳定,没人搞分裂内讧,那么说明这个座次的排法能够被大多数好汉认可。而一百零八条好汉中各种阶层的人都有,《水浒传》的读者更是难以计数。由此放大点说,这个座次排名能够被大多数中国人认可。那么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座次前后、地位高低是由什么决定的?且来玩味一下这份好汉座次。

  老大的本事

  前面说了,单纯的想法是认为本事大的座次在前,那么老大的座次最前,该有最大的本事。但小时对这个问题着实想不通:宋江有什么本事,使得那么多本事比他大的都服他做老大?那就慢慢梳理一下,看看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。

  先看宋江的武艺,宋江第一次出场时是这样介绍的:“更兼爱习枪奉,学得武艺多般”。照这看宋江会武,但这“多般武艺”是强是弱?全书含糊其词,每到宋江有动武机会时都有人替他打。仔细比较一下宋江的几次动武机会,不是“酥软了”就是“抱作一团”,或是“下跪求饶”“拍马而走”,可见宋江那点武艺全不中用。不过有一次例外,在揭阳镇上,宋江赏了卖艺的薛永五两银子,恼了地头穆春,要找宋江晦气。“那大汉提起双拳,劈脸打来。宋江躲个过。大汉又赶入一步来,宋江却待要和他放对”,这是宋江表现得最勇敢的一次,不但没求饶,躲过了双拳,还敢“放对”。可惜这么难得一次机会让薛永搅了,宋江还是没能展示一下实力。

  不过可以分析一下,宋江敢和穆春“放对”,定是觉得有点把握,遇到别的对手就没这么勇敢了,那是估计自己白给,不如直接求饶。据此推断宋江的武艺大致和穆春相当,穆春的武艺怎么样?紧接着后文书中“只见那个使棒的教头,从人背后赶将来,一只手揪这那大汉头巾,一只手提住腰胯,望那大汉肋骨上只一兜,踉跄一交,颠翻在地。那大汉却待挣扎起来,又被这教头只一脚踢翻了”,穆春连伸手的机会也没有就被薛永两次打倒,薛永只是梁山上二三流角色,穆春的功夫可说是极其平庸。代换一下,如果宋江和薛永单挑,不外是上去就被打倒在地的结果,更遑论和一流好汉比试。

  由上可得出:宋江以武艺的本事根本不足做老大,那么运筹帷幄、排兵布阵的本事又如何?细数宋江参与的几次作战,清风山活捉秦明是花荣定计,打祝家庄、闹华山、攻大名、取东平、两破童贯三败高俅都是吴用的计谋,破高唐州靠公孙胜斗法取胜,大破连环马是时迁盗甲和徐宁钩镰枪的功劳,宋江都没有作决定性的方针策略,只在智取为军一役宋江是全权指挥,但规模明显比上述战役小得多。宋江指挥作战的本事远不如吴用,甚至不如朱武,所以宋江做老大也不是靠军事才能。

  宋江另一个突出的本事是“仗义疏财”,因此赢得了江湖好汉们的尊敬,比如“私放晁天王”为了朋友义气可以置国家法律不顾,初见武松、李逵时,从来没有舍不得花银子,这些都是“仗义疏财”的事例。粗一看宋江确是因为“仗义疏财”而做上老大,但仔细想一想,“仗义疏财”对做老大虽然有很大作用,但不是唯一的,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。

  梁山好汉中“仗义疏财”的不止有宋江,要是较真说每个好汉都“仗义疏财”,只是仗的义有轻重、疏的财有多少而已。柴进是大周皇帝嫡孙,财力不是宋江一个刀笔小吏能比,他庄上养着三五十无处投奔的好汉,亦曾冒着犯王法的干系救林冲出沧州,要说“仗义疏财”,柴进比宋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还有朱仝、雷横,也“义释”过晁盖宋江,可见宋江并不是因“仗义疏财”才坐了头把交椅。

  宋江的本事还有一条“刀笔精通,吏道纯熟”,这更不是做老大的本事。若论“吏道”,铁面孔目裴宣不比宋江差,若论文笔,圣手书生萧让更比宋江强。除了这些,宋江好像再没有拿得出手的本事,正如他自己说的“貌拙才疏”“出身小吏”“文不能安邦,武不能附众”。

  然而做老大终究需要本事,不然人人都做老大了,可从来做老大的只是少数人。究竟是什么本事?还是宋江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。浔阳楼上宋江题了两首反诗(词),其中一首《西江月》开头两句“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”,可谓酒后吐真言。宋江赖以做上梁山老大、驾驭众好汉的本事,正是这“权谋”。

  权谋,或叫作权术、法术。中国的科技水平落后,权谋文化却一向发达,已至渗入到了平常的俗语成语中,如“杀鸡儆猴”“先礼后兵”等。但凡做一把手的,可以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提枪,却绝不可以不会权谋。郑庄公克段于鄢是权谋,燕昭王千金市骨是权谋,刘备掼阿斗、曹操割发代首更是权谋,名曰“王霸之道”“恩威并施”。中国历史,特别是帝王发迹史,正是一部权谋史。宋江既然从小熟读经史,一篇篇精彩的权谋教程自是用心领会,及至长成就活学活用。

  且看宋江都有哪些权谋手腕。驰马东溪村给晁盖报信是宋江故事的开始,此举虽是仗义,也未尝不可看作是宋江市恩于晁盖等人,没有这一节,宋江日后上梁山的威信全无着落,就算平日里有些名望,上山后没一点功劳,怎能坐得第二把交椅?然则又不能只吃这点老本,坐吃山空,本再大也有吃完的一天。以后宋江处处留意,保护这点老本,不断开发新本,直至够做老大的本。

  晁盖等人在梁山安身后,不忘宋江大恩,派刘唐送来一封信和一百两黄金。这又是个难处,一百两黄金,收与不收都不妥。宋江的做法是看了书信后,“把那封书,就取了一条金子,和这书包了,插在招文袋内”。别看轻轻巧巧几个动作,又是宋江小展权谋。如果把一百两黄金全收下,一则这是笔巨款,过于显眼,对宋江对梁山都是风险,要是让做公的知道点风声,拔起萝卜带起泥,谁都不得安生。二是收下一百两黄金后梁山算是报答了他宋江的恩德,以后两不相欠,宋江这点老本就没了。所以全收下是不行的。如果不收,这帮好汉最是直性,诚心送来的东西,不收必然伤了好汉们的感情,而吴用这类有弯弯肠子的人则会认为宋江怕受牵连,怕摊上“勾结盗匪”的罪名,要和梁山“划清界限”。拒收以后,虽然梁山不至于立即和宋江断了关系,总是疏远了一些,所以不收也不行。宋江只收一条,这样做就完全避免了收或不收的不利处,而好汉们总道宋江有恩于人不图回报,确是义高云天。宋江未闯江湖便有这番权谋,日后晁盖卢俊义之辈自然不是对手。

  后来宋江点背,发配江州,带有吴用给戴宗的信。牢城营中使银子上下打点是比太祖皇帝旧制更重要的规矩。可宋江谁的银子都给了就是没给戴宗,惹得戴宗在点视厅上大发雷霆。是宋江疏忽?或是不想结交戴宗?都不是,宋江精细过人,狱卒差拨都打点银子,不可能忘了主角。宋江在江州无亲无故,吴用特意致书戴宗,宋江本就喜欢结识好汉,怎会放弃这位神行太保。且看书中宋江如是说:“那节级要时,一文也没!等他下来,宋江自有话说”,有什么话说?下一回戴宗叫了宋江去,大骂了一通,宋江还是不掏钱,反而故意激怒戴宗,当戴宗发作到高潮时,宋江轻轻一句“结识梁山泊吴学究却该怎地”,如钱王射潮,戴宗立马由怒到惊,由惊到拜,宋江完全掌握了主动。

  或问:何须这样周折,到江州时便寻着戴宗,拿出吴用的信,大不了再送上一二十两银子,岂不是省事得多?其实不然,如先出信见戴宗,是上门求戴宗庇护,虽然戴宗出于吴用面子宋江名望也能给予关照,但那是戴宗施恩惠于宋江,使宋戴关系成了“宋江是戴宗的人”,这不是宋江的愿望。而宋江的做法杀了戴宗一个措手不及,虽不能说从这开始就确定“戴宗是宋江的人”的关系,但是最大限度地消除了戴宗施恩于人的主动地位、宋江求人庇护的被动地位,所谓“欲擒故纵”,宋江对戴宗欲大收买而先大得罪,使得戴宗对宋江心存敬畏。对照林冲持柴进书信到沧州牢城营,等差拨发作过了,赔笑送上银子和书信,这固然是林冲英雄气度,不和差拨这等小人一般见识,但也道出林冲没宋江这般权谋。宋江会戴宗和刘邦洗脚见英布归降有异曲同工处,都是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,收拾人服帖。不同处是刘邦开始就是主动,宋江却在被动位置上转为主动,这样看宋公明的权谋实胜于汉高祖。

  智取无为军后,宋江对江州众好汉说:“如是相从者,只今收拾便行。如不愿去的,一听尊命。只恐事发,反遭负累。烦可寻思”这与其说是和好汉们商量上梁山,不如说是强拉入伙。“只恐事发”以后的话全是在点明利害,不容谁不上梁山,这样宋江上山就不是光杆司令一人,而是有势力的。

  宋江上山屁股不及落座便又是一着精彩权谋,且看他如何说:“休分功劳高下,梁山泊一行旧头领,去左边主位上坐。新到头领,去右边客位上坐”,好一个“休分功劳高下”。俗话说“好马出在腿上,好汉出在嘴上”,出在拳脚上的好汉撑死了做个二三把手,只有宋江这般出在“嘴”上的好汉方能做得一把手。

  以前梁山每有新成员加入,都要重排一下座次,以定名份。如林冲火并王伦、花荣秦明等人上山,自宋江上山后,新好汉加入却不排座次了,直到最终一百八人大聚义时总排一次。为什么?宋江初到梁山,以清风山(包括清风寨、青州)人马和江州好汉为基础,小有势力。现在不能也不应和晁盖争锋,只能努力维护壮大这点小势力。所谓“旧头领”,是晁盖的人马,所谓“新头领”,即宋江的亲信(除了萧让金大坚比较模糊)。左右分座后,右边的宋江派系便确定下来,又特以花荣居首,花荣与宋江最厚,武艺声望均高,倚仗他笼络住下面一干好汉当没问题。如果和以前一样排座次,那么宋系人马面临分化瓦解的可能,且多数人将排在后面,这样宋江就没个人势力可言了。况且宋江别无它能,不可能凭一刀一枪真打实拼树立威信,左右分座,实是唯一的妙着。

  以后宋江又以一句“哥哥是山寨之主,不可轻动”的经典口头禅软夺了晁盖的兵权,统帅出征便似成了宋江的专利,当然具体出谋划策还是靠吴用,借此宋江在梁山上威望日增,加上昔日恩德令名,真个“恩威并重”,梁山老大舍宋江其谁?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相关

标签大全: